一醉经年

第88节(1 / 3)
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
“没问题。”何故感觉到了庄捷予的疲倦,庄捷予现在是势头最猛的年轻演员之一,肯定也很不容易。
挂了电话,何故翻出了冯峥的号码,犹豫了好几次,还是没有按下通话键。就这样吧,他和冯峥太尴尬了,以后也没办法以朋友相处,这个曾经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,如今也已经是生命的过客,他心里有些感慨,但也只能如此。
宋居寒推门出来了,脸上挡得严严实实。他拍了片,下了木板,卷起的袖口露出依旧精壮的手臂,只是还有些浮肿。
何故站了起来:“怎么样?”
“恢复得不错,接下来就要等骨缝愈合。”
宋居寒一开口,那个看电视剧的小姑娘就抬起了头来,偷偷看了一眼。
宋居寒的声音非常好听,哪怕是隔着口罩,都性感得让人浑身酥麻。
何故怕他被认出来,拽着他走了。
上了车,小松亟不可待地问道:“寒哥怎么样?会不会影响弹琴啊。”
“看看恢复吧。”宋居寒转了转胳膊,微蹙眉,轻声道:“会影响弹琴吗……”
宋居寒虽然从来没当面抱怨,但何故知道他非常担心以后无法纯熟地操作乐器,尽管手指没有问题,但是有些操作是需要手臂发力的,宋居寒一辈子都在和音乐打交道,如果手臂无法恢复到以前的灵活,无异于运动员折断了腿。
何故道:“我会陪你做复健的。”
宋居寒亲了他一口,露出慵懒又痞气的笑容:“你别多想,只要你没事,我就是手没了都心甘情愿。”
小松夸张地“哎哟”了一声:“我的妈呀。”
宋居寒踹了一脚驾驶座的座椅,笑骂道:“赶紧带我们回家。”
小松把他们送回了市区的公寓,何故进屋一摸鞋柜:“你都多久没回来了,都落灰了。”
“这不一直在养伤吗。”
“你歇一会儿吧,我收拾收拾。”
“不用,小松,你把钟点工叫来。”宋居寒抱住他的腰,腻歪地说:“才不让你干活儿呢。”
小松又一哆嗦。
何故都有点受不了了:“干点活儿当运动了,又不脏,不用叫人了。”
“不要,你陪陪我。”
“我不是一天都在陪你吗。”
宋居寒实在找不出借口了,只好不情不愿地说:“那我陪你打扫。”
小松很识相地说:“我去超市给你们买吃的去。”
“赶紧去,晚点回来。”宋居寒巴不得赶紧把他打发走。
何故脱下外套,挽起袖子,突然意识到自己这西装衬衫的,不适合干活儿。
宋居寒立刻道:“你的睡衣在柜子里。”
“你还留着?”何故有些意外。
“当然了。”宋居寒拉着他的手进了卧室,“你留在我这里的东西,我什么时候扔过了。”
何故仔细想了一下,自己来这里不多,所以几乎没留下什么东西,但是每次来,都不会感觉不方便,因为但凡是日用品,不是自己的还在,就是可以用宋居寒的。
尽管只是一件小事,可何故心里还是有些触动,他好像有些相信,宋居寒以前是真的重视他的,只是那重视比不过花花世界的精彩。
何故换了舒适的居家服,套上围裙,开始扫地、擦桌子,宋居寒的左手用不了,就用右手给他提提水、递递麻布,实在没事儿可干了,就在他旁边唱歌,唱最欢快的歌。
何故时不时笑看他一眼,心情就跟那歌声一样轻快舒畅。他做些琐碎的家务,宋居寒搭把手、聊聊天,这些他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居家、日常的生活,如今真的实现了。他不是一个浪漫的人,而且从不贪恋虚荣,所以他对爱情最美好的幻想,也不过如此了。
干完活儿,小松也从超市回来了,提了两大袋子的东西,都安放好了,才离开。
何故腰有点酸,就简单地煮了两碗面,俩人面对而坐,宋居寒边吃边冲着何故笑。
何故忍不住也笑,还问道:“你笑什么。”
宋居寒反问道:“你笑什么。”
“看你笑就忍不住。”
“看到你就忍不住。”宋居寒舔了舔嘴唇,甜蜜地说,“我就是觉得……没有比这更好的生活了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


章节目录